首页 > 人物 > 名人观点 > 正文

杜建国:扣在降息降准头上的三顶帽子

文章来源:观察者网
字体:
发布时间:2015-02-10 12:36:17

  自2014年11月22日央行实行全面降息后,2015年2月5日,央行也开始全面降准了。上次全面降准和降息还是在2012年5月和7月。时隔近3年,难怪有人抱怨:这次降息与降准,来得太晚了。

  自2011年起,中国经济增速持续下滑已经整整四年了,2013年以后,经济加速下滑已经是有目共睹、毫无争议,2015年1月份的各种指标(后面有详述)更是显示形势严峻。按常理说,中国完全可以及早采取降息与降准措施来提振经济,不必拖延到今天这种被动的地步。那么,是什么因素导致必要的双降政策迟迟未能出台呢?

  原因其实并不难找:近年来,歪曲贬低或妖魔化降息与降准的声音,成了中国舆论的主流。下面,笔者对这些舆论逐一分析一下。

  央行降准降息,市场派经济学家又开始扣帽子了

  帽子之一:双降就是政府管得太多

  首先,双降政策在近期甚至已经被扣上了政治不正确的帽子。“双降就是刺激,刺激就是政府的手取代了市场的手,就是反改革,就是短期有利却长期不利”,类似的观点充斥着媒体,几乎已经成为共识。

  通俗点说,降息指的就是经济形势不好,企业困难,政府通过降低存贷款利率,来减少贷款企业的偿还负担;除了降息,还可以降准,即减少各银行存放在央行里面抵御风险的准备金,让这些资金转用于贷款。降息降准,意味着企业贷款负担减轻了,全社会的贷款总量增加了,这样能够促进经济的增长。针对市场荣枯冷热情况,对利率与准备金率进行调整,或升高或降低,本来就是政府维护市场稳定运行的正常的、通行的手段,不论中国还是美国,不论东方还是西方,不论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没有例外。怎么一到目前的中国,这些政策就成了政治错误了呢?

  尤其诡异的是,2007年次贷危机以来,为了促进经济复苏,美国长期实行了极端的宽松货币刺激政策——量化宽松(即在零利率或近似零利率政策后,通过购买国债等中长期债券,进一步增加基础货币供给,来减轻银行压力,鼓励开支与贷款),该政策不间断地持续至2014年10月美国经济初步好转后才停止,对此,中国的反降息论者们却从来没有予以批评或反对,反倒经常见到他们对美联储不绝于耳的夸赞。怎么美国量化宽松就是天然合理,就是市场精神的体现,而中国稍微降点息降点准就成了大逆不道,就成了反改革与对市场经济的破坏了呢?反对降息论者,一面唯美国马首是瞻,一面又对中国政府采取的跟美国政府性质一样的经济措施大张挞伐,真是难以理喻。

  在经济严重下滑的情况下却迟迟不推出降息降准措施,这甚至在央行官员当中都引发了矛盾的表述。2014年7月15日,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在媒体吹风会上表态说:上半年社会融资规模统计数据和金融统计数据都反映了市场流动性比较充沛,反映了金融对实体经济支持力度加大,下半年的稳健货币政策取向是“没有改变的”。巧得很,就在同一天,中国证券报发表了央行调查统计司副司长徐诺金的文章《降税降息降准 释放经济增长潜力》。该文明确指出:“中国经济增速下滑并非是中国经济潜在增长率下降的必然结果,而是源于我们对经济速度的轻视和投资的偏见”,“中国经济已陷入准通缩,增长放缓是当前最大风险,为此应该全面降息降准”。司长与副司长,同一天发表不同的看法,这也算比较罕见的吧。

免责申明:本文为网友投稿或企业宣传商业资讯,仅供用户参考,如用户将之作为消费行为参考,品牌讯敬告用户需审慎决定;凡是注明来源为“品牌讯”的稿件均为本站独家首发,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否则本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本站所有来源非“品牌讯”的稿件均是为了 网站内容公益传播,如有不实,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QQ:26441988,我们经核实后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