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关 > 公关策划 > 正文

蓝翔校长的“危机公关”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5-01-16 10:20:41

从9月份的“跨省斗殴”事件,到个人离婚风波,再到一手打造的中国最知名的技校被媒体“大起底”,各种质疑和问题纷至沓来。近来,蓝翔技校校长荣兰翔与其创立近30年的蓝翔遭遇到有史以来最严重的质疑和争议。

  值得注意的是,在公众视野消失近一个月之后,近一周以来荣兰祥开始主动接受各路媒体的采访,进行“危机公关”。从状态上看,这位身处舆论漩涡的校长并未被打垮,而是坦然面对一切质疑。

蓝翔校长的“<a href=http://www.ppxun.com/gongguan/wjgg/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危机公关</a>”

资料图

  10月20日,荣兰祥首次现身接受央视网采访,报道中称其“依旧神采奕奕,非常健谈”。10月23日南方周末的报道中则描述其“目光犀利,调门高亢,显得自信满满。”

  关于此轮舆论风暴,荣兰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候一直反复强调一个词“灭风”——“就是灭死你”,用来形容此轮质疑下蓝翔所受重创。

  “重创”一词的确并不为过,9月以来蓝翔负面消息缠身。跨省斗殴事件、离婚风波仅仅只是这轮舆论风暴的开始。

  9月25日,钱江晚报报道蓝翔的全封闭式的军事化管理模式,称“一周一天“放风”时间,监控摄像头遍布校园每个角落”;10月15日,时代周报解密蓝翔技校的报道,引用蓝翔校内多为知情人士的爆料,起底蓝翔“高速”生长路径,曝光其职业教育背后的盈利体系,解析强制就业的生意经。

  教学水平、广告策略、学生管理模式……针对外界质疑,荣校长一方面向媒体大倒苦水,另一方面则表示“淡定”。

  他首次现身回应时候即向央视网记者表示,“到春节前要亏1.8个亿,这包括我们维持正常运转需要的教师工资、实习费用等。”

  随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荣兰祥不断重申亏损和生源锐减,荣兰祥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到年底将损失1.8亿,招生人数也在近期锐减了八九成。他向中国青年报记者表示,入学的生源影响了百分之八九十。老百姓是不明真相的,有的认为学校已经垮了,有的认为学校出大事了。

  即便如此,荣兰祥依旧认为“学校正经历一场危机,但不公关”。但目前看来,荣校长并非不公关,更像是采用以不变应万变的方式进行攻关。

  在接受中青报采访时他打了这个样的比喻,“风正往北刮着呢,那我就往地下一蹲,你愿怎么刮怎么刮,总有一天要停风,停风的时候我们再出来一块一块澄清这些事情。”而蓝翔校方官方微博似乎也在默默的配合,10月6日蓝翔的新浪微博写着“蓝翔依旧。”

  总之,在媒体眼中,荣兰祥是复杂神秘的。他是“校长”,是人大代表,也是“老板”。从农民到校长,有人称他“财富舵手”,也有人说他是“屌丝逆袭”。而如今,他本人已成为民办职业教育的一个符号,而他一手打造“教育帝国”则是一面镜子,折射出这个行业的光怪陆离。

  南方周末对其的评论一语中的,“围绕着蓝翔的这些矛盾不仅暴露了一个草莽英雄的多面人生,也折射了30年来民营职教机构野蛮生长的复杂生态。市场的需求、学生就业的压力、行政力量的扶持,这被认为是支撑蓝翔模式的三股力量。但现在,这种发展模式似乎已经到达边界。”

  时代周报则用“阿喀琉斯之踵”向“蓝翔们”敲响了警钟,早期的粗放式膨胀和市场的无序竞争,也似乎让蓝翔已偏离了教育的本身。如何管理这些民办职业培训学校,使之回归我国的现代职业教育的发展大框架中,成为这些蓝翔们的阿喀琉斯之踵。

  著名教育学者熊丙奇则从“舆论环境”这一角度提出反思,“本来地位低、形象不佳的民办职业学校,在发展过程中,需要平等、包容的舆论环境,没有理性的舆论环境,确实是我国民办教育、职业教育发展受阻的重要因素之一——有的自身不坚强的学校,就在“舆论风暴”中一蹶不振,受教育者不信任、招生极为困难,真的被“灭”掉了。”

  此番蓝翔校长的“危机公关”是否见效暂且不论,但有一点需要肯定,在中国的舆论场上,蓝翔的存在不应该只是被嘲笑的对象,它的背后所折射出的种种现象和问题,其意义远大于那些一笑而过的“段子”。

文/李平沙

免责申明:本文为网友投稿或企业宣传商业资讯,仅供用户参考,如用户将之作为消费行为参考,品牌讯敬告用户需审慎决定;凡是注明来源为“品牌讯”的稿件均为本站独家首发,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否则本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本站所有来源非“品牌讯”的稿件均是为了 网站内容公益传播,如有不实,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QQ:26441988,我们经核实后及时处理。